龙8国际团

主页 > 社会杂谈 > 热点新闻 > 小农 对接 大市场 合作经>正文

小农对接大市场 合作经济再兴起

来源:网络整理      2017-09-09 14:59      责任编辑:龙8国际团
导读:道义流通 弘农书院的“道义流通”模式就是以人文关怀为切入点入手乡村建设工作。 内置金融 在弘农沃土农牧专业合作社,农民合作金融已开花结果。 讯 记者刘源隆 2017年7月29日-30日
(左)道义流通 弘农书院的“道义流通”模式就是以人文关怀为切入点入手乡村建设工作。道义流通 弘农书院的“道义流通”模式就是以人文关怀为切入点入手乡村建设工作。 (右)内置金融 在弘农沃土农牧专业合作社,农民合作金融已开花结果。内置金融 在弘农沃土农牧专业合作社,农民合作金融已开花结果。  讯 记者刘源隆 2017年7月29日-30日,首届弘农论坛暨爱故乡沙龙在河南省灵宝市举行。本次活动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北京爱故乡发展研究中心主办,河南灵宝弘农书院、河南爱故乡工作站承办。会议主题为“‘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传统文化与乡村组织”,旨在形成当代中国爱故乡乃至乡村建设的经验探讨与学术研究,豫陕晋黄河金三角地域优秀传统文化的保育与弘扬,以及中国乡村组织可持续发展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  在这次活动中,《小康》记者走访了灵宝市多个村庄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这些合作社都是在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何慧丽教授引导帮助下,农民自发组织建立的,令人惊喜的是,这些合作社展现了极为旺盛的生命力。灵宝市阜祺农业合作社刚刚成立,目前只有6户村民入社,但是他们制作的纯手工柿子醋经过专业人员现代化的包装设计,已经开始在不同渠道进行销售;在灵宝市春雨果蔬专业合作社,青皮核桃、葡萄酒、蜂蜜、蜜桃、瓜子、手工布鞋、彩绸衣服等产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在弘农沃土农牧专业合作社,中国乡建院倡导的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乡村综合发展先进理念已经开花结果,发展社员254户,资金总量285万元,借出资金237万元,互助部纯利润57万余元。  只有合作才有力量  2003年,何慧丽在兰考挂职副县长,在那里,她发起合作社运动,希望将一盘散沙的农民组织起来对接市场。何慧丽开始在兰考搞农村合作社,是在《合作社法》出台两年前。在她看来,工业化和西方化救不了中国凋敝的农村。必须提高农民的主体性,因为农民所做的事,是别人代替不了的。“农民不合作,在经济社会中会遇到很大的风险,他们会有无力感、不安全感。”  2013年她辞去开封市长助理、兰考县委常委职务回到灵宝老家,这是何慧丽乡建试验再出发的新平台。从豫东转战豫西,她说这不是从头开始,而是延续了她在开封十年的乡建试验。何慧丽始终坚信,农民只有合作起来才有力量,才能避免被市场边缘化。  但这次,何慧丽的做法有了改变——“我找到了传统文化这个根”。2013年4月12日,灵宝罗家村弘农书院在废弃的村小学挂牌成立。在何慧丽看来,推动生态农业发展、协助农民综合合作、促进城乡良性互动是最终目标,但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将是落脚点。  “一个人对父母、对配偶、对儿女不够好,家庭不和谐,其他都是奢望。”何慧丽说,生态农业、城乡合作首先就是个良心活儿,一个没有道德的人不会去搞生态种植,同样,一个品行不高的城市人也不会去体谅农民劳作的辛苦。她将弘农书院的口号定为“尊道贵德、和合生态”,希望在具体的生活和生产中凝聚全社会正能量,实现乡土家园复兴梦想。  当地以乡村文化组织——弘农书院为载体,形成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互信的“道义流通”机制。弘农书院通过多期道德讲堂培训及义工老师们身体力行,形成了外来者与村民、村民邻里之间讲道修睦的亲善关系。  接着,以书院为平台,商家们与当地果农签订诚信协议。生产者明白,苹果生产过程是采用生态技术对环境、消费者负责的过程;消费者则以走访、与生产者互通信息等方式,了解农产品的真实生产过程以及农民之艰辛,明白了产品价格对于自然环境修复、城乡社会公平的关键作用。  于是形成了不同于往常的一种新型合作关系,即农民生产者要价适中甚至偏低,市民消费者却不断抬价高出很多,所有参与者一同自觉践行道义责任并彼此感恩互助。最后的苹果流通价格,使生产者实现了“以消费者心安、健康为本”,消费者践行了“以生产者得到尊重和关爱为本”。此之谓“道义流通”。  从2013年8家发展下来,平均每年参与的生态农户20余家,流通生态苹果10万公斤,每公斤价格比市场高1—2元,每户年均收益3000元以上。三年来,从事绿色生产的农户逐渐增多,培育了多种生态种养小组,当地生态环境也得到大幅改善;参与的消费者群体也逐渐增多。罗家村“道义流通”经验,已在河北、吉林、云南、江苏、广东等地农村蓬勃兴起。  “我们做的还是文化启蒙、消费启蒙的工作,如果能够通过农民合作自助和城乡互助发展的方式,探索出一条低成本、高实效的乡村建设路径,那可是功德无量的事业。”何慧丽说,这样的乡村建设与城乡关系建设不污染环境、不让人身心俱损,失序的村庄会重建、失去的乡愁会再回来。  这些年来何慧丽一直在乡村摸索,“对我来说,有经验、有教训,我在思想上也经历了一个改变过程,即从行动的技术层次,到制度创新和政策体制扶持层次,再到弘扬传统加强文化道德修养的层次”。合作 7月29日,灵宝市焦村镇罗家村的弘农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的揭牌仪式成功举行。左三为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何慧丽教授,左四为中央党校创新工程农村改革项目组首席专家、经济学部徐祥临教授,左五为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办公室主任谷莘。合作 7月29日,灵宝市焦村镇罗家村的弘农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的揭牌仪式成功举行。左三为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何慧丽教授,左四为中央党校创新工程农村改革项目组首席专家、经济学部徐祥临教授,左五为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办公室主任谷莘。  她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说,一个安全的、透明的农业经营制度创新,若要成为一个普遍性事实,不只需要政策层次、制度层次,更需要道德文化层次的转型相配套。这也是她在参与实践时得到的启发。
  弘农书院的“道义流通”模式就是从人文关怀上入手,书院承诺对有机农田保收,并向农民推广有机农业种植技术,收获后和城市消费者直接对接,实现“苹果道义收购—处理—道义卖出”过程。  学会与市场对接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红火其实不只是在灵宝,近年来,全国各地涌现了不少农民专业合作社,甚至一些村社一体的综合合作社也已出现了成功案例。  2015年,中国乡建院院长李昌平曾撰文提出:当下是中国农村改革最难的时候。在他看来,在农村改革方面,存在新的“两个凡是”:凡是前三十多年做过的探索,当下看是正确的,也不能肯定;凡是改革开放以来做过的,当下看是错误的,也不能否定。“譬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寨模式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就不能肯定;而小岗模式在1985年后就成为了落后的代表,实践已经证明了,但却不能否定。”  然而,就在贵州安顺市乐平镇一个山村——塘约村,已悄然为新时期农村改革树立了可供推广的典范模式。  2014年的一场洪水让塘约村这个省级二类贫困村雪上加霜。穷则思变,在上级党委支持下,村支部成立“村社一体”合作社,全体村民自愿把承包地确权流转到合作社。为了实现村社一体化发展的道路,塘约村将全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和农村集体财产权等“七权”进行精准确权,实现产权所有权、经营权、承包权分离。按照“村社一体、合股联营”发展思路,探索“党总支+合作社+公司+农户”的运营模式,村社形成了土地储备、利益共享、风险保障、金融支撑的体系。全村重新组织起来走集体化道路,短短两年时间,就跃入小康村行列,家家推老屋盖新楼。2016年,村集体及合作社分红近202.45万元,农户分红90.89万元,村集体经济突破200万元。